攻壳机动队 Ghost in the Shell 影评

警告: ↓↓↓大量剧透 ↓↓↓

  • 在未来世界,都市中巨幅全息投影的大规模应用,隐形技术的实战应用,及义体的广泛流行,展现着生物机械技术,影像技术及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然而科技与伦理道德间的冲突如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社会的肩头。光怪陆离的都市与平民街景的格格不入,也彰显科技的融合,矛盾与冲突。

  • 影片前半段随着2571计划的失败品,反社会角色Kuze(久世)的复仇行动展开。这里涉及到意识操控及自由意志的问题。首先被阪华机械公司剥夺身体的女主角素子(身份:Major,蜜拉Mira)Kuze本身就被剥夺了意志。其次,为实行复仇计划,被Kuze操控无辜的人也失去了自己的意志。在复仇行动中以及警局的反剿过程中被波及的人被无情的屠杀。战争,受伤的永远是平民。这些意识被操控的人是否有罪?

  • 此外,这个世界义体不再只为残疾群体服务。都市街头的立体影像,街头招揽生意的义体强化服务者。都向人民灌输着义体强化的种种“好处”,身体健康的人,为了所谓的“力量”,“超能力”抛弃原有的肢体而换上义体。有的人只为了“豪饮”,而装上了义体胃。这是享乐主义盛行的社会。另一方面的危险由非洲联邦总统对阪华机械顾问奥斯蒙博士提出的质疑讲述:“但是没有人知道 操弄人类灵魂,对自我身份认同所造成的危险。”这里有个有意思的讽刺桥段,当总统刚说完这句话,博士就被身旁伺机而动的服务艺伎劫持。此时总统还一本正经地指着说道:“你看,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

  • 随着MajorKuze第一次接触后,对自己的身世及公司和犹如母亲般改造自己的奥莱特博士产生质疑。Major由和奥斯蒙博士的对话中的得知前98个实验品都已失败。Major是第99个实验品。这个99是个隐喻(metaphor),预示不会再有被剥夺意志而产生的实验品。(在动画《叛逆的鲁鲁修》中也有此隐喻。鲁鲁修的父亲是不列颠帝国第98代皇帝,鲁鲁修篡夺成为第99代。预示着帝制在此终结)

  • 从影片中还可看出对人类记忆操作技术的成熟。记忆可以像电脑数据一样。包括但不限于记忆存取,记忆传输,记忆消除,记忆抑制,记忆伪造。但Major的记忆并没有完全消除。在神经元的深处还存在残留的记忆。可以用数据仓库中的多重备份策略来理解。一份数据(记忆)分别保存在不同的节点(神经元),即使某些节点的数据损害。只要有一个节点存在,数据(记忆)就是存在的。Kuze的理想网络世界也是同样的道理。

  • 在后半部分,Major奥斯蒙博士每次记忆操作的授权也是一种自由意志的体现。Major想要留住奥斯蒙博士这份记忆,不同意删除记忆的操作。奥斯蒙博士:”We never needed your consent.Yours or anyone’s.”,一方面是说给反派BOSS卡特听,另一方面也反映像公司一样一类人对自由意志赤裸裸的剥夺,践踏。最后警长征得Major对反派BOSS卡特的删除令,则是对Major自由意志的尊重,成全。

  • 最后与巨型机器坦克BOSS大战的桥段槽点还是蛮多的。 火控精度不准,无法形成有效杀伤。制动差,转火慢。机舱甲板被拉起这点尤为勉强,仅仅是为了增加悲壮气氛的效果吧。

  • 总体还是很不错的一部片子


我们执着与记忆,觉得它定义了我们,但定义我们的是我们的行为。人性才是我们的美德。We cling to memories as if they define us,But what we do defines us.humanity is our virtue.

VR虚拟影像, 记忆,自由意志相关概念的剧集:黑镜第三季《游戏测试》,《圣朱尼佩罗》,《人与武器的对抗》


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对文章中的引用来源进行考证,欢迎指出任何有错误或不够清晰的表达。可以在下面评论区评论,也可以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文章标题:攻壳机动队 Ghost in the Shell 影评

文章字数:1.1k

本文作者:Spaceack

发布时间:2017-07-29, 12:00:00

最后更新:2020-04-08, 12:48:19

原始链接:http://spaceack.com/2017/07/29/2017-07-29-%E5%BD%B1%E8%AF%84-%E6%94%BB%E5%A3%B3%E6%9C%BA%E5%8A%A8%E9%98%9F/

版权声明: "署名-非商用-相同方式共享 4.0" 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作者。

目录
×

喜欢就点赞,疼爱就打赏